—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

【维勇】君の名は 02

【维勇】君の名は 02

你的名字paro,害怕被剧透的同学可以跳过www但我有很多内容和电影不一样hhhh

我和 @沈家十三 亲爱的结婚了所以写个paro庆祝一下!!么么哒爱你w
******
 
他一直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一个人,从那天开始,直到现在。
 
***********************************
 
这样奇妙的生活持续了下去。
得益于人类那比任何生物都要强大的适应能力,在乱七八糟的头几次交换之后,维克多和胜生勇利渐渐适应了另一个人的身体,二人的生活也逐渐回到了正轨,只不过,稍稍的增添了一些新的节奏和内容。
 
胜生勇利在清晨醒来,发现又不是自己的房间,扯开被子不慌不忙地爬起来,摸了摸凑上来的马卡钦的脑袋,先打开了手机的备忘录。
[早上好呀勇利!今天没有什么特殊安排,所以请你自由地决定吧w不过请记得带马卡钦出门散步哦,不然它会和你哭的。
维克多]
啊,不是一大清早醒来发现自己在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搭帐篷真是可喜可贺呢,维克多。
胜生勇利在内心感谢上帝。
 
维克多是一位摄影家,听说还是很出名的那种,作品大多数是自然风景、偶尔也会有风土人情。胜生勇利在维克多家里也见过他以前的作品,虽然勇利对摄影一窍不通,但也能看出里面蕴含着某种独特的美感,使人心旌摇曳。
多亏了维克多的职业非常自由,平日总是满世界乱窜。一天两天找不见人亲朋好友也都习以为常,所以勇利穿过来的时候都正好避免与其他人接触来减少麻烦。
唯一令他感到困扰的是,维克多摄影的时候很可能跑到哪个荒郊野岭去,第二天他一醒来就要面临不知归路何方的窘况。但幸好两人每次交换时间不会超过一天,维克多总是体贴地提前准备好多一天的用品带在身上,也详细地记录了路线做好了规划,胜生勇利只要跟着路线走就毫无问题。           

                               
维克多稳重又可靠,真厉害啊,那时要是没有他的话……
胜生勇利回忆起头几天自己手忙脚乱的情状,当时还是看见了维克多专门留下的讯息,他才意识到自己并非孤身一人陷于困窘,还有另一人可与他支持和力量,他便如同在澎湃的浪涛中找到块稳固的礁石般安心下来。
对方给予的指示和意见都非常简单清晰,条理分明地总结了二人遇到的状况并对罗列出了接下来可以采取的措施。这为胜生勇利打了一针强心针,他先是兢兢业业做好了自己的基本资料整理,后来又废寝忘食记忆维克多的资料,忙着忙着脑子里已经没有多余容量思考其他,最后反而冲淡了他初时满满的惊惧与不安。
 
灵魂交换的对象是维克多真是太好了。
胜生勇利由衷地想到,心脏像被阳光晒暖的流水所包裹,把负面的情绪都冲洗殆尽。他披好外套又羡慕了下维克多的好身材,招呼着蹦蹦跳跳的马卡钦推开了门,混入喧闹的人群里。
 
说起来今日应该是到神社探望爷爷和参与祭祀,也不知道维克多那边进展的顺不顺利。
 
*********************
 
维克多进行得只能算一般顺利,他并非日本人,更何况就算土生土长的日本人也未必知晓祭祀神祇的流程与礼仪。他半路出家,只靠胜生勇利留在手机里事无巨细一丝不苟的阐述和自己非凡的理解能力,总算马马虎虎对付了过去。
 
祭祀结束的时候宽子缓步走过来,担心地看着他:“还是状态不好吗勇利?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话要及时和母亲说哦。”
“谢谢母亲,如果我不舒服的话会和你说的。让你担心了真是抱歉。”
“没事的话就好,对了,今年的御守在爷爷那里,别忘了去拿哦。”宽子不放心地又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前去收拾祭祀器具。
“嗯,我知道了,马上就去。”御守……是说日本特有的护身符吗?
对于还没有从别人手里收到过御守的维克多来说,这是一种十分新奇的体验,就和刚刚的祭祀活动一样带给他进入陌生世界而产生的新鲜感。
胜生勇利的日常生活是和他完全不同的丰富,不知若是本人来做那些又繁复又庄严的动作,会是怎样的光景。
 
维克多沿着走廊向里走去,一段距离后在院中高大茂盛的神木下发现了那位老者。
老人须发皆白,背对着维克多的方向负手而立,风拂起他的衣摆呼啸而过穿过回廊,像轻盈的白鹿擦身而过徜徉而去。
很有几分玄妙的气息。
 
维克多不急不缓地向老人走去,站定,思索着胜生勇利可能会有的表现,轻唤了声爷爷。
老者似是刚察觉他的存在般,从袖子里掏出红色的御守,递给他,又望着神木自语般道:“木掌握着时间的轮回,春而生芽,夏而茂叶,秋而凋零,冬则修生养息。落叶归根又生成新的枝叶。正如事物随时间流淌发展,时而又反复,时而又轮回。这神木每年的第一片树叶是最富有力量的,今年轮到送给你了,希望你可以好好保管它,它会保佑你的。”老者说罢微微瞥了维克多一眼,神情顿时染上几分惊讶。
“勇利,你现在,是在梦中吗?”
 
诶?
维克多在那一瞬间,好似从老者深潭般漆黑通透的眼里,看见了银发碧眼的、真正的自己的倒影。
他顿时恍惚,有什么快得抓不住的念头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待他定睛再看老者之时,对方眼中倒映的只有黑发青年的影子。
 
************************
 
Time flies fast.
拜灵魂交换所赐,两人都留下了写日记给对方看的好习惯,中间夹杂着诸如“维克多你不要撩隔壁的优子!”“呀,我这不是看你好像喜欢她么,好吧好吧不撩就不撩,你要加油哦。”和“勇利我今天去吃了隔壁的和果子,那个很好吃哟~”“别这么心安理得用别人的钱吃那么贵的东西啊喂!”“诶那你在我的身体里的时候,也可以去吃车站前那家甜品店,我们就算打平了!”之类的对话,并且随着日期的变化,需要交代的内容越来越少,像这样聊天的内容越来越多。也许是拥有同样际遇与分享同一个秘密的关系,两人从爱好到生活几乎无所不谈,少有避讳,竟也形成了微妙的默契。
 
维克多知道黑发青年家里开温泉旅馆,祖上还有一座神社,平时总是穿简单又舒适的运动服,戴着蓝色的眼镜,外表清秀,穿着纯色的和服显得纯粹好看。喜欢看花样滑冰和书,最喜欢的食物是炸猪排饭,一直暗恋着隔壁的优子却不敢表白。性格害羞又腼腆,逗起来很好玩,但有时候也会意外的强硬,认真起来让人难以拒绝。
 
胜生勇利知道银发青年是个有名的摄影师,最擅长自然风景,穿衣打扮都很有品味,平时着衬衫较多,看场合打领带。由于是个天生的衣架子,所以任何衣服都衬的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维克多原籍俄罗斯现暂时居于日本,对日本的文化及美食抱有极大兴趣,热爱摄影与旅行。性格热情开放又毒舌腹黑,喜欢逗人玩,但毫无恶意。关键时刻冷静理智,十分可靠。
 
慢慢刷新对彼此的印象与观感之外,双方都养成了穿越之后起床第一时间看手机的好习惯,备忘录也数不清记了多少,在手机上一行一行填满了屏幕,见证这奇迹一样的遭遇。
胜生勇利某日心血来潮往下一翻,才惊觉从第一次灵魂交换开始,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而两人交换也有了十几次。
“一个月了啊,时间过得真快。”
他一条条点开对方留下的记录,最开始是维克多安慰他“最起码两个人灵魂交换要比一个人突然穿越好得多。”然后慢慢变成“炸猪排饭真是棒极了!EXCELLENT!!!有机会的话一起吃啊。”现在则大部分是“说起来你这个时间段的话下个月会有流星,那个超不错啊我三年前特地找个没人的高地去摄影……照片在我床头柜第一层,有兴趣欢迎阅览~”胜生勇利翻到其中一条,又想起维克多同他抱怨祭祀仪式美则美矣、做起来真是要人命时那字里行间浓浓的哀怨之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样的日常也不错呢。
胜生勇利抚摸着手机屏幕,心情与天气一样都是晴朗的,阳光毫无阻碍地照拂每一寸土地,天空万里无云没有一丝阴霾。

************
培养一个习惯究竟要多久?
维克多从未思索过这个问题,等他发觉自己已然习惯胜生勇利的时候,对方早就如春雨滋润土壤般渗入了他的生活,并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无论是在勇利家中还是自己家中,到处都充满了胜生勇利在此生活的痕迹。对方很擅长做家务,维克多醒来时房间总是一尘不染;对方更喜欢自己做饭,维克多什么时候去察看冰箱里面总是满满当当;对方习惯穿休闲服饰,维克多总是在衣衫间窥见和自己叠衣方式不同而留下的折痕。

尽管从没见过真正的那个胜生勇利,但在维克多心里早就勾勒出青年的轮廓。维克多是个富有好奇心并且坚定执着的人,自从灵魂交换的第一天起,他就对这件事连同交换对象燃起了兴趣。维克多从勇利散落的照片间寻找他的样貌神色,从亲友的口中探听他的生活习惯,从留言中推测他的语气性格,从音色里想象他说话时的样子,胜生勇利的形象在他心中日渐丰满,变得鲜活又生动,不再是拘于框中平板单薄的相片。
大约是在对方身体里呆久了,对这个已是熟识却又素未谋面的朋友总怀抱着共享生活的亲切感,在写日记时会不由自主亲昵地低声念着勇利的名字——好像能传到对方耳畔似的,然后手指飞速在手机上打下长长一段话,点下完成等待下次交换时对方的回复。

他们聊起长谷津夏日的翠色,街边小摊的美味,夜风的清爽与海水的咸涩。也谈起东京街头的喧闹,屋宇的高耸,夜间灯火的通明与夏雨的滂沱。
人群忙忙碌碌熙熙攘攘,认识的与不认识的人都擦肩而过,唯有他们是如此特殊,比任何人都要更加亲密而遥远,在时间的此岸与彼岸来回反复,记述这隐秘的奇迹。

两人心照不宣地将这奇遇的始末藏起,变作唯有彼此能够分享的不可言说的秘密。

TBC

评论(16)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