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

【维勇】君の名は 01

大家好,我是浅白,在双十一来临之前,我和我家亲爱的十三@沈家十三 结婚了,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啦!为了庆祝新婚以及学习勇利宣示主权,我给自己断了后路2333现在就来写w

是 《你的名字》paro,但是我私自改了很多设定ovo……嘛。

ps:不是原著背景,看过电影的话应该知道为啥我不用原作背景……因为那样的话这个paro就失去意义了。身份设定会在下章揭露w

作者摔倒了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

*****

【维勇】君の名は 01

君の名は……
誰だっけ?

那是穿越了亿万光年的光辉。从遥不可及的天穹之上坠落的一道星芒,突破大气层将星屑与尘埃拖曳在身后,要燃烧殆尽最后一丝璀璨与辉煌。那景象长久地烙印在视网膜上,闭上眼都可以看到灼灼的光火绽放在漆黑的夜幕之上。


维克多清晨醒来的时候,敏锐地发现了今日的一切与以往不同。
和室、榻榻米、有着方形吊灯的天花板、狭小的房间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温暖的食物的香气。
半截袖、短裤、小肚子和黄色的皮肤,以及站起时目光的高度。
“莫非我还没醒?这个梦倒是感觉很有意思……Interesting。”
他确认这是梦境,但他从没做过如此清晰的梦,于是他顺从本心地走进了卫生间先看看自己在梦里变成了谁,果不其然在镜子里看见了一张完全不同的脸。
那是一张典型的亚洲人的面孔,长相在他看来也算清秀。亚裔青年有着黑色的头发,发丝翘着显得蓬松又柔软,棕色的眼睛里闪着他最熟悉的兴味的光。他眨眨眼觉得视线不若往常那般清晰,返回去在床头柜发现了一副蓝框眼镜。他戴上,慢斯调理地打量这个陌生的幻境。门外却突然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接着一个棕色头发的女人快速拉开了门对他叫到:“勇利你在干什么,这么磨磨蹭蹭的话你可是要迟到了啊!”说着对方不顾维克多迷茫的眼神,顺手把垫子扔过去正中维克多脑门。

维克多向后仰去倒在地上。
嘶……有点痛。

女人见他还不动,撸着袖子就把维克多拽下了楼。
“オレ现在在做梦对吧?”
女人停下来,瞪大眼睛看他:“オレ?你没事吧勇利,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
“诶,那わたし?”
“哈?”女人的表情更加担心了,像是要把他脑壳撬开看看里面有什么零件坏掉了。
“僕?”
女人这次连连点头,“真的没问题么?”
维克多熟练地微笑:“我想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他的本意是要对方放心,然而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对方的表情却更加可怕了。

Wow这似乎,不是在做梦呢。
维克多望着屋子外浓郁得要滴出水的翠色,在心里想到。

**************************

胜生勇利是被电话声吵醒的。
他伸手去够电话,却啪叽一下掉到了床底下。他朦朦胧胧爬起来揉脑袋。
……为什么会从床上掉下来,我不是睡榻榻米……吗。
他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场景,愣在了原地。
诶——这是哪儿?!
他一下子就清醒了,从地上爬起来左看右看四处张望。
宽敞的屋子、高高的天花板、皮沙发和身后的大床。

胜生勇利抱着脑袋想这怎么发生的,脑子里空荡荡的,怎么检索也找不到答案。
他抬手抓头发,终于察觉自己今天穿的衣服也不对……不、不只是衣服。
他战战兢兢地摸索着来到卫生间的镜子前。
“诶?!なにこれーー?!!”胜生勇利像被冰水从头浇到尾,双手撑在镜子边鼻尖都要贴上冰凉的镜面,镜子里映出他惊惶得不知如何是好的脸。
那是一张十分英俊的脸孔,水银的发丝,冰蓝的眼瞳像一往秋天的湖。鼻子很挺,每一寸弧度都好看的过分。薄唇性感而柔软,从这口中突出的任何话语想必都无比动听惹人心弦。
这实在是胜生勇利所见过的最为美型的人。然而,这张英俊的脸,并不属于胜生勇利。
他双手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脸上传来轻微的痛感,提示他目之所见皆为真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
胜生勇利抱着脑袋蹲下,再次陷入了混乱之中。

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腹中的饥饿感唤回了他的神志。胜生勇利摇摇晃晃起身走出房间,迎面跑来一只大贵宾绕着他转,随即往来的方向跑去。胜生勇利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它走,到了一扇门前停下,他手按在把手上顿了好几秒才缓缓拉开了门。
是厨房。
冰箱里还有食材,胜生勇利一边向房子主人在心里道歉一边切菜,脑海里塞满了“我现在到底是谁”“这是哪里”“怎么办我还能回去吗”“话说我的身体去哪儿了”诸如此类的问题,连饭煮糊了他都没觉察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胜生勇利机械地往嘴里填充食物,味同嚼蜡。贵宾犬在他脚边蹭着他的腿,传来无比真实而温暖的感触,但这也只能稍稍填补他内心的恐惧与空落,他不可自抑地想象如果自己回不去原来的身体所可能产生的结果,越想脸越白,最后饭也吃不下,就看着镜子发呆。

镜子里的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胜生勇利有种像是在看别人难过般的隔膜感,但一想到这个身体里目前是自己,说不上的荒谬感与现实错乱感便将他席卷。

一觉睡醒发现自己不再是自己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又坐在床上抱膝思考了半日,再回神时已是夜晚。胜生勇利终于稍微平复下来,他皱着眉咬着牙逼迫自己罢工的大脑强行运转,几乎都能听见神经被撕扯碾压的刺耳声响。

他在心中预测了两个可能的结果,一个是不能回到自己身体里,另一个则相反。他努力不让自己去深入思考前者,并命令自己坚定不移地相信后者,才找到那么一点安慰。
出于对后者的期盼和少许的侥幸心理,他给原主人留了个便签以示方便,其间写了又涂涂了又改反反复复才终于憋好了两三句话誊在上面。
做完这件事的胜生勇利疲惫不堪,他一沾枕头就十分困倦昏昏欲睡。在意识彻底沉入黑暗里之前,他在心里虔诚地祈祷明天醒来后见到的是他自己的房间。

********
维克多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是熟悉的房间。
他打开手机对上记忆中的日期。
嗯,没穿越到勇利身上之前是3号,而今天是5号……中间有一天的空档呢。他琢磨着是不是对方也穿越到了自己的身上。
会不会感到十分吃惊呢,勇利君,来到这个对你而言已是三年后的世界。
“不过感觉很有趣呢!”
维克多支起身子瞥见床头的一张便签,上面写着给不知怎么称呼的先生,然后简单交代了借用厨房和喂狗粮的事宜,最后说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他十分抱歉,下面没有落款。
维克多失笑。

倒是个可爱的家伙。

*****
胜生勇利第二天醒来发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决定把昨日的一切当成一个怪异的梦境。
他下楼吃饭,电视里正在播放最近会有流星降落的新闻,他姐关心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欣慰地道:“勇利你今天倒是正常了呢。”
“诶?”胜生勇利的动作顿住了,他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什么,难道你不记得了吗?昨天的你很奇怪哦,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是得了失忆症吗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不用了……我吃饱了,先回去了。”胜生勇利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起身就往房间里奔去,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脑海不断闪现昨日镜子里另一个人的脸,被自己脑中突然闪现的灵魂交换几个大字惊得脸都白了。

这么超现实的状况,居然是真的?!真的?!!
我穿成他的时候他就在我原来的身体里?!
胜生勇利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需要去看看脑科医生或者精神科医生。

晚上的时候他心惊胆战不敢闭眼,生怕眼一闭一睁,发现自己又成了别人,别人成为自己。此举的直接结果是第二天睁着熊猫眼,又被家人问候了一遍。第三天他坚持不住睡着了,起来却什么都没发生。
胜生勇利拍着胸口舒了一口气,看来上次只是个偶然……真是太好了。

然而他这口气舒的太早了。
没过几天,胜生勇利在晨光中醒来,震惊地发现自己又成为了那个白皮肤的外国人。
他关掉手机的闹钟,对着这个身体修长的手指呆呆看了半晌,又环视周围似曾相识的家居布置。他抱着最后的希望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然而疼痛并没有如他所愿让他从梦中醒来。
“怎么又来了……什么鬼啊。”胜生勇利深深叹气,烦躁地抓着头发情绪低落,不过有了第一次做缓冲他倒是没上次那么惊慌失措了。他定定神,爬下床去换衣服,无意中瞥见了和自己记忆里截然不同的日期,连忙打开了手机日历。
时间显示是2017年9月10号,对他而言正好是三年后多一点点。
这下大事不妙,不光是灵魂交换,还穿越时间了。

胜生勇利白着脸,顿时感觉头疼欲裂。
*******

维克多对温泉旅馆的招待工作游刃有余,他发现自己又在这个名为胜生勇利的青年身体里面醒来的那一刻就想好了下一步怎么做。
首先是整理情报,结合这两次的情况来看交换灵魂这件事都是以睡觉为触发点,并且两边交换是同时进行的。其次虽然是同时交换,但两人的时间线并不一致,相差约三年。之后就是不知道灵魂交换是否有规律和周期了……嘛另外为了互相的生活着想,还得介绍彼此的生活习惯和简单的人际关系网,以及要对交换之后的事情做下相关记录。
这么一想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呢。
维克多摸着下巴微笑着想。

维克多决定先从对方基本生活了解起,他旁敲侧击知道了青年周围朋友和家人的名字保证不会露陷太快,但青年的人际交往圈子真是小的可怜,也变相减少了他的负担。
相比之下那边更值得担心的样子,毕竟有尤里和雅科夫……回去之后整理下人际关系备用吧。

维克多毫无压力地顶着众人惊异的目光,对下一位顾客比了个邀请的动作,笑里是浑然天成的优雅。

睡觉之前他在胜生勇利的手机上打开备忘录写好了一天行程和自己总结的情报要点,又叮嘱对方最好整理下自己的基本资料和人际关系网、记录交换时的日程。做完这些后他忽然想起上次对方便签里写的“不知名的先生”,灵光一闪,拿起马克笔就在手里刷刷刷写了几个字,端详了一阵才满意地躺下去。

*****
胜生勇利心力憔悴地醒来,脑子里还回响着昨日一个金发少年指责他又不干活的声音。他揉了揉眼,看见手里好像脏了一块。他下意识摊开掌心,却发现手心里是龙飞凤舞一行字迹。

[你好,我是维克多哟✨]

胜生勇利在这一天,知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TBC
注:俺(オレ)、僕、私(わたし)都是日文中 “我”的意思,不过语意上有点分别2333



评论(40)
热度(417)